安装客户端,阅读更方便!

第三章 深夜情绪是确实存在的(2 / 2)

这么一来,有琉美在还是很可靠的。



在那之后,我们找到大圆球开线以及栏架零件松动等部分,终于结束了对备用品的检查。



「紫藤前辈,我们接下来就要分成两组了吗?」



「是啊。日和你喜欢哪边?」



「我比较喜欢比赛那边的。毕竟我的手不是很巧」



日和的手巧可以说是毁灭性的。



连折纸都折不了的那种。



肯定是因为力气太大,所以无法很好地进行控制吧。



毕竟她之前还把苹果捏碎了。



「还有其他想去比赛那边的人吗?我希望能有四个人进行确认,所以还剩下三个人喔」



「我也喜欢比赛那边的」



「那唯也去比赛那边喔。我不是很擅长运动,所以就去修理那边了」



目前,日和跟唯前辈是比赛那边的。而紫藤前辈是修理那边啊。



剩下的,就是我跟双叶同学还有琉美。



「…花城前辈,榛七前辈」



正当我想着去哪边时,双叶同学呼喊了我们的名字。



「怎么了?」



「如果你们都没有想去的地方的话,我想去修理那边」



「诶,双叶同学你吗?」



虽然对她很抱歉,但是双叶同学在我心里是日和后辈的印象实在是太过强烈了。



尽管没有根据,但我总感觉她跟日和一样笨手笨脚的。



「是的,我的手很巧」



可能是觉察到我想的事情,双叶同学开始在我的面前活动起手来。



那个,该怎么说呢。虽然她想要表现出这点的行为非常可爱,但是手的动作有点下流————



「戳眼」



「啊啊啊啊啊!我的眼睛!」



不知何时站到我身边的日和,用她的双指插进我的眼球。



日和冷眼看着伴随着剧烈疼痛满地打滚的我。



「你、你在做什么啊日和!」



「没什么,感觉你好像在用很下流的目光看着椿姬,所以下意识就」



「可恶,你的反射神经还真是麻烦」



让我再看一会也可以吧。



————话说,大家都习惯我跟日和的嬉闹,已经没有人会说些什么了呢。



「那花城同学跟榛七同学负责比赛了,没问题吧?」



「是的,我没问题」



继琉美的回答之后,我也回答说没有问题。



这样一来,任务就分配完了。



剩下的就是投入工作。



「那你们就从不需要修理的道具开始,试着想一下比赛实际上会用到的道具。我这边修完之后会依次拿过来的」



「嗯,那就拜托你了」



「嗯,你也不要偷懒喔」



紫藤前辈跟双叶同学就这样回到了体育仓库。



前辈似乎已经准备好了修理工具。



「好了,那我们也开始吧」



唯前辈说着靠向了倒杆比赛的长棒。



「先从这个开始吧。虽然从外表看不出有什么异常,但里面有可能变脆掉了。我们要确认一下会不会因为激烈的冲击而断掉」



唯前辈朝我招了招手。



接着走过去的我,跟唯前辈一起把棒子举得高高的。



「好了,我先来说明一下我们学校倒杆比赛的规则。首先,比赛本身是男女分开的。然后分成攻守方,进攻方以推倒棒子为目标,而防守方的目标则是在规定时间内不让它被推倒。这样交互进行,推倒棒子花费时间少的一方获胜」



每次进攻的时间为三分钟。



如果超过三分钟棒子还没有倒下的话,就代表攻击失败。



此时,攻守交换,由新的进攻方发起进攻。



直接对人体使用暴力,以及拳打脚踢当然是禁止的。



被允许的只有用手掌推对方,以及反过来拉扯对方的行为。



以上就是凤明高中体育祭上的倒杆比赛的规则。



「对于人跟人碰撞造成的受伤,在某种程度上会判断是无可奈何的。问题在于,这根木棍会在什么时候发生问题」



唯前辈用手敲了敲棒子。



这根棒子相当长。



光是这样让它立起来就已经很费力了。似乎只要我一放松就会轻而易举地倒下去。



如果不好好用力支撑住的话,胜负会在转眼间分出来吧。



「所以,我们要怎么确认这根木棒没有问题?」



「我们所有人试着互相拉扯,碰撞一下看看。如果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,就表示有问题了」



相当原始啊。



不过也没有其他方法可以确认就是了。



「那我一个人冲过去,然后能请你们三个人来防守吗?」



日和一边说着一边开始做起准备运动。



「等、等一下日和!不行!会死人的!」



「你把我当成什么了……人哪会那么容易就死掉」



「你再多想想自己的力量!我虽然没关系,但唯前辈跟琉美她们根本承受不了吧!」



「反过来讲,为什么你会没事啊……?」



毕竟我已经习惯了啊。但是其他两个人不一样。



如果吃下日和全力的手刀,或许会被带走几根骨头也不一定。



我不能让这些美少女承受那种受重伤的风险。



「那我来担任进攻方吧?」



「榛七你能做到吗?」



「你说能不能做到……正式开始的时候不会只有一之濑自己进攻吧?大家得合作才行吧」



「说是这么说……」



日和似乎很不满意。



她应该是想合法地将我撞飞出去吧。



呼,还真是危险。



「那进攻方就交给榛七,我们来保护木棒吧。虽然跟男生对比力量可能会不够充足,但要是因为负荷太大导致损坏的话,那就是本末倒置了」



唯前辈说的没错,说到底我们就只是在检查备用品。



没必要从一开始就使上很大的力气来进行确认,慢慢增加负荷就可以了。



「那我——上了」



琉美举起手告知,然后朝我们保护的木棒冲了过来。



「夏彦,把棒子撑起来,我跟日和去制止榛七」



「知道了」



我按照她说的用力撑住棒子,以防它倒下去。



接着,冲过来的琉美跟防守方的唯前辈以及日和互相碰撞挤成一团。



「咕……没有办法,前进……」



「榛七!不要放弃!就这样强行往木棒方向前进!」



「诶!?好、好的!」



琉美在按照日和前辈的指示朝目标逼近后,就这样越过了她们朝前进发。



恐怕唯前辈跟日和也没有尽全力进行阻拦吧。



作为证据,琉美的身体开始慢慢靠近棒子。



「好,这样就离棒子够近了吧?榛七,就这样冲过去!」



「!原来如此……!」



琉美推开她们的身体,然后扑向我支撑住的棒子。



确实,棒子经常被人以这种形式攻击。



我按照一开始接到的指示,用尽全身的力气来支撑不让它倒下去。



但是————



「好、好重……!」



棒子用力地压住我的肩膀,我发出了悲鸣。



一种非常强烈的不祥预感朝我袭来。



「哈!?夏彦你开什么玩笑!我不重吧!」



「不、不是!我不是这个意思……!」



虽然有琉美体重过重这个理由在。



但更重要的是,这根棒子本身就很重。



虽然不是非常离谱,但一个人支撑是不可能的。



如果换成没有力气的女生来支撑的话,很有可能被压垮,从而导致受到重伤。



「真是的,真是会麻烦人……!」



日和看到我这幅摇摇晃晃的样子,于是立刻上前帮忙。



托她的福,压在我肩膀上的重量得以分散,在真的受伤前成功脱身。



「夏彦,你没事吧?」



「哈……哈……嗯,已经没问题了。日和,帮大忙了」



「这样啊……不过这个确实比我想象的要重得多呢」



我跟日和合作一起慢慢地把棒子放到地上。



我们两个人一起拿着还能勉强进行移动,一个人的话,我感觉相当的危险。



毕竟肯定是要增加人的重量,也不一定像这次一样只有一个人。



「夏彦,你有没有受伤?」



「嗯……大概没事————」



正在我要检查肩膀的瞬间,突然闪过一股让人讨厌的痛楚。



好像是因为用力过猛的关系,有些轻微的疼痛。



骨头还不至于出事,但要是动作过大就会因为疼痛而僵住,所以我没有办法进行动作。



「诶!?我搞砸了吗!?」



「不是琉美你的错,那里真的没问题,好疼……」



即便琉美不是进攻方,我肯定也会受到相同的伤。



人的重量有这个水准。我认为有必要再重新考察一下是否真的可以作为比赛进行采用。



「我们先回一趟爱丽丝那里,看看伤势如何吧。夏彦,你还能动起来吗?」



「是的,我能走起来」



我在唯前辈的搀扶下,想办法站了起来。



唔唔,没想到我做的事情会给大家添麻烦。



我还真是丢人。



「好,日和,榛七,不好意思,你们把棒子挪到一边。放在这里的话会很碍事的」



「我知道了」



我跟唯前辈留下日和跟琉美,然后回到了体育仓库。



「喂喂,花城,你没事吧?」



向我搭话的,是正在观察状况的甘原老师。



「是的……我觉得没有什么大问题」



「让我看一下」



「诶,甘原老师,你能看得懂伤势如何吗?」



「别看这样,我毕竟还是个老师。受伤的处理方法基本上还是知道的」



甘原老师看上去突然可靠起来了。



老师扶住我的肩膀,然后像是确认状况一样动了起来。



在我告诉老师感到疼痛的地方后,老师像是松了一口气。



「嗯,好像因为太过勉强绷着肌肉,所以才会疼起来的吧。只要敷上膏药,然后不要经常去动它,花不了多少时间应该就能痊愈了」



「太好了」



「不过要是很疼或者是持续时间太长的话,就得去医院喔。说到底是我这个没有专业知识的人下达的判断」



「谢谢,我知道了」



「幸好你没有受重伤。不然我也得被追究监督责任了」



甘原老师一边开着小玩笑一边笑道。



虽然在旁人听来算不上什么好话,但我把这句话当成是她想要缓和额气氛的温柔。



「我去车上拿急救箱。你先在这里等一会」



「好的……」



连急救箱都准备妥善,由此可见甘原老师有多可靠。



长得那么漂亮,而且还这么成熟稳重,为什么她还非得上相亲网站不可呢————



谜团越发深邃起来了。



◇◆◇



「我是不是对夏彦做不好的事情了……」



「你不用那么在意也可以吧。夏彦他也完全没有要责怪你的意思。他也没有脆弱到那种程度就会倒下」



「那是因为被你给打出来的吧」



八重樫前辈带着夏彦离开了操场。



被留下来的,就只有我跟榛七两个人。



正好。我就是因为想要这种机会,所以才会邀请榛七参与今天的活动。



「我说,榛七」



「什么事啦」



「你的目标是夏彦的头巾吗?」



在我问出口后,榛七的表情僵住了。



「我好像说中了呢」



「……为什么你会知道啊」



「女人的直觉————虽然我很想这么说。其实是夏彦说的。他说你有提起体育祭之后的话题」



「嘁,那个蠢货」



「那家伙能记住所有跟女生的对话喔。要恨的话就恨你自己粗心大意说漏嘴吧」



「那种特技是怎样啊……算了」



榛七一副严肃的样子把脸转向我。



她的眼神里,夹杂着显而易见的挑衅。



「就跟你想的一样,我打算在体育祭之后,再去向夏彦告白一次」



「果然」我叹了口气。



她大概是想按照迷信说的那般来交换头巾吧。



相信能永远结合在一起的传闻。



「你意外地很少女啊。不过是正好有一对从高中开始交往到结婚的情侣而已,居然会去相信那种迷信」



「别说傻话了。我要更现实一些」



「你说现实……哪里啊」



「迷信是一种诅咒」



诅咒————



可能是因为日常生活中的接触太少,我完全没有反应过来。



「听好了?主要就是植入那家伙的脑袋里喔。遵照迷信来交换头巾。也就是,『我命中注定的对象就是这个人』」



「……」



「那样他就是属于我的了。就算有其他女生对他出手,只要让他想起自己命中注定的对象是这个榛七琉美就可以了。这么一来,他的心就不会从我身上离开了」



突然之间,我有点佩服她了。



这家伙跟只会对迷信激动起来的普通女生不一样。



她是连迷信都能加以利用,深知男女关系的策士。



但是,她的计划应该还有很多缺陷。



「我知道你是要用迷信来施加诅咒了。我觉得挺合理的」



「对吧?别来模仿我喔」



「谁会做那种事啊……不过,你有夏彦会答应你告白的根据吗?如果他拒绝的话,迷信不就没有价值了吗」



「哈?你在说什么?」



榛七露出一副打从心底无法理解的表情。



刚才的对话中,有出现过肯定能告白成功的根据吗?



「听到我的真心告白,不可能有男生会拒绝吧」



「……」



啊——该怎么说呢。



绕了一圈,这家伙还真是个笨蛋呢。



这种近乎满溢而出的自我肯定感,确实有很多值得我学习的地方,但是突破到这个级别那又是另一个次元的事情了。



这女的,已经是暴走机车了。



「比起这个,你无所谓吗?」



「我?」



「这样下去,夏彦会被我抢走喔?我还以为你会成为一个有点难缠的对手,说到底你有战斗的打算吗?一之濑」



不光是眼神,这超级好懂的挑衅。



————正好。



「我希望你不要误会」



「…?」



「我会这样问你,并非出自于希望你别对夏彦出手这种老套的理由」



「哈?那是什么意思啊」



「……我只是为了确认,你是不是来挑衅我罢了」



我最讨厌别人轻视我了。



如果这家伙觉得自己能赢的话,那我就要让她理解到体无完肤为止。



自己究竟是在对谁出手。



「即便不去依赖迷信,那家伙也已经是属于我的了。趁现在我说个清楚,他不是你能抢走的人」



「!你是想挑衅世界最可爱的我是吧。要是早点放弃就好了……你还真是有毅力啊」



「那是我要说的话。在理解现实然后受伤之前,你还是早点做好抽身的准备吧」



我一边说着一边瞪着榛七。



她是不是学校最受欢迎的女生我不知道,但我一定会让她后悔来挑衅我。